5/21/2017

我從「豬哥亮」看到本島受殖者深深的悲哀


豬哥亮過世後,不少朋友說自己的阿公阿媽、爸爸媽媽討厭豬哥亮,豬哥亮並不受底層族群、本土族群支持或喜歡,我可以理解這種說法,因為「豬哥亮」他的父權、歧視、低俗⋯⋯等形象是我們這些受污名的族群亟欲擺脫的刻板印象,但我同時也認為這種說法不夠完整。

我的阿公、阿媽、爸爸,他們都看豬哥亮。豬哥亮復出之後,阿公阿媽如果來高雄家,也會轉給他們看。但他們「喜歡」看嗎?我不知道。

我只知道他們常常電視開著,眼睛盯著螢幕,其實也甚少見他們看那些節目看到笑,真的滿少的⋯⋯常常是看到打盹。

我是看過阿公眼睛發光的樣子的,在他唱日語歌浦島太郎的時候。我是看過阿嬤容光煥發的樣子的,他在書店翻到日文教學書,一個個唸出假名單字的時候。但他們看節目的樣子不是那樣。爸爸的話更不用說了,他跟我們講述他喜歡的布袋戲偶、他的工作、他最近讀的書,那才是有靈魂的樣子。

現在想一想,我在猜,他們是不是「別無選擇」?

講台語——他們最熟悉的語言——的綜藝節目本就不多,沒得挑。就跟小時候夜夜陪阿媽跟我入睡的地下電台一樣。很無聊。但至少聽得懂。

不管是豬哥亮《豬哥會社》還是當時劇情狗血的八點檔連續劇,我阿公阿媽都看,反覆看,重播幾次就看幾次,晚餐後看首播,隔天中午看重播,看到下一秒是誰出場、是什麼橋段,他們都會背。

可是當他們看著那些節目,他們並不因而感到快樂⋯⋯。大概像是,就算很好笑的笑話,別無選擇於是聽了一百遍,也很難笑出來了。

我想說的是,在這件事情上,要檢討的絕對不是豬哥亮這個人而已,是什麼機制,讓我阿公阿嬤「別無選擇」只能看他的節目,看著看著,就這樣,豬哥亮好像可以代言本土?代言底層?代言台語了?

豬哥亮的節目可以連結到本土/底層/台語族群的樣貌嗎?

可以,這確實可以連結這些族群的樣貌 之 一 ,千百種樣貌 之 一 。

今天我不會說豬哥亮那些父權成分、那些髒話本身「都是黨國體制害的」,那些「不夠進步的」價值觀確確實實的存在「我們」這些本土/底層/台語族群裡。

但是,我們不只有這個樣貌,我們豐富、多元、立體。

「我們」明明還有很多好的、優雅的、可愛可敬的部分呀!為什麼只有這些「不好的」部分被看見???

這個就毫無疑問了——都是黨國體制害的——他們要我們看見,他們希望我們看見的。

所以(他們讓)豬哥亮紅了。
讓/不反對/容許。

其他所謂好的、優雅的、可愛可敬的本土/底層/台語族群,則通通不准出現在檯面上,不准紅。

於是我們,我的阿公阿媽們,終於別無選擇,他們看豬哥會社、他們看粗製濫造的八點檔,就算他們笑不出來。

而豬哥亮,無論他有心或是無意,他紅了,他知道自己用台語扮丑角、罵髒話、貶低女人、嘲笑其他本土族群,會紅,於是他變本加厲,他成了黨國殖民統治者的協力工具。

他踐踏著自己的族群,踩著本土/底層/台語族群而紅了,而且這些本土/底層/台語族群別無選擇,也不得不對他的節目買單。

久了就好像,「我們」「本來就是」「只喜歡」看這種節目呢。

這是我看到的,本島受殖族群深深的悲哀。

【反省自己、補充資料:https://goo.gl/2hDxSI
受殖像洋蔥一樣一層又一層,請務必點進去讀(含留言)。
被殖民真的好恐怖,我以為自己已經把有色眼鏡拿掉了,結果卻還戴著有色隱形眼鏡而不自知。

【那個讓謝新達之所以成為豬哥亮的時代:https://goo.gl/u8OuB3
——所以我並不為他的死感到哀傷。

【結構性污名v.結構中的自決意志:https://goo.gl/HmQZmj
抱以理解的同情,但仍必須檢視其(政治上的)自決意志。
如果不是如此,同時代同背景之下也不會有人跟他做出了不同的選擇。
如果不是如此,我們現在的努力也就沒有意義、未來也就不可能改變。

【被挑選?或者說不去觸碰殖民者的禁忌:https://goo.gl/805I7J
——於是被利用來鞏固殖民者的霸權。

0 意見 :

張貼留言